2024年5月24日

  虎扑05月04日讯 据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王晓瑞报道日出红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当时代在进步,中超也生出新气象。四轮比赛,场均上座20353人!虽然相比日韩,中超开赛时间较晚,人气可是最旺。截至5月3日,日本J联赛前11轮平均上座为16855人,韩国K1联赛仅有10319人,只达到中超的一半。而当5月3日J联赛榜首大战(名古屋逆戟鲸VS神户胜利船)刷出本赛季第一个4万+观众时——40789人,中超前四轮就有两场上座,早就完成对这个级别的超越。甚至像五一黄金周期间的京鲁大战,也在今年第一次把中超上座推向5万级——50312人。

  “反弹了”、“开局不错”,正因此,不少行业人士露出久违的笑脸。尽管时间上安排得满满当当,四轮比赛是在半个月内完成,但从上座率、比赛质量、人气与关注度等指标来看,中超开始呈现反弹势头,让人感到一丝暖意。一如暖冬过后,进入新的春天,期待耕耘季节。

  毫无疑问,在这个新赛季的春天,中超正享受着“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的大好时光。更受认可的是,几座专业新球场的投入使用,极大程度地提升中超的观赛水准,也吊足大量球迷现场助阵的胃口,而且,这几座新球场属于各有不同特色,这是新气象的一个标志。

  在北京,新工体竣工后,一经使用颇受好评。新外援阿代米曾效力克罗地亚豪门萨格勒布迪纳摩13年,久经沙场屡次参加欧战。但提及新工体的感受,他是满口称赞,“我在很多大俱乐部球场踢过比赛,感觉工体一点也不比他们差,甚至还要更好。这是顶级的氛围,太精彩了!球场规模是好到令人惊讶的程度。”两个主场对阵梅州和山东,新工体的累计上座已经接近10万。然而,这里更受老北京球迷欣慰的原因,在于当初复建之际,所提出的“三个不变”理念:在外形比例、椭圆形造型、特色元素上保持原有风格,浓缩北京城市记忆。

  在专业足球场观赛时,之于观众的最深刻体验,还是更贴近的看球氛围。新工体除了“碗形”看台结构视野颇佳,东西两侧首排距离草坪最近处只有8.5米,南北侧也才10米距离,而球场的照明工程,更是比肩欧洲顶级俱乐部球场。在成都和青岛,凤凰山和青春足球场新赛季首个主场比赛,同样令在场观众们如痴如醉,而且,不只是局限于视觉感受,还有体感。

  像成都凤凰山专业足球场,因采用大开口索穹顶结构而闻名。从外表上来看,造型新颖,美丽大方;在功能上,白天即使阳光普照,因透光率较好,可有利于草坪养护;同时这种模式还有较强的防紫外线%透光度的同时,可以过滤部分直射阳光。本赛季,成都蓉城队还有部分主场比赛放在下午3点半和5点半进行,这一功能届时便可发挥作用。

  至于首个夜场对阵沧州雄狮,巴蜀球迷再度体验到“半室内观赛”的特殊氛围。接近4万观众上座之外,索膜结构顶篷笼罩在上空,辅以球迷摇旗呐喊,不断欢跳唱歌助威,那声音震耳欲聋,那气氛何其活跃。奥地利外援温德比希勒就感慨,“这里是最棒的主场。之前在亚洲和欧洲,我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氛围。只有在电视上,看过欧冠能有这样的感觉。”

  而在青岛,青春足球场更加凸显地域文化,不同于成都球市的,青岛有着云淡风轻之感。青春足球场的设计灵感由海而来,故此取意“跃动海浪”:以蓝、白色调为基础,以跃动海洋式的座椅风格为特色,一踏入足球场,给人一种海浪拍打海岸、溅起层层浪花的感觉。而相比新工体,东西两侧看台最前排距离球场更近,只有7.5米。从首个主场比赛战胜国安来看,海牛队在升入中超后,也的确展现出开放、青春和活力四射的一面。“专业足球场的观赛体验肯定与众不同,就像看电影,看IMAX电影厅的感觉肯定更好。而作为俱乐部,就是要想办法把球迷吸引到赛场,让球迷们把足球比赛当做每个周末固定的消遣。”海牛俱乐部总经理张冬对此表示。而该队的前两个主场比赛,场均上座也是接近3万(29224人)。

  至于上汽浦东足球场,因为一些客观情况,虽然暂时无法全部开放,但每一场上座依然过万。新外援平科对此已是非常惊讶,“尽管只有1万多名球迷观战,但他们在90分钟内,营造出难以置信的气氛。比如热身期间,每一名球员都会被单独介绍,而球迷们早就已经疯狂。我还发现他们为我制作一些专属海报,这真是太棒了!”

  实际上,单纯计算新球场的观众人数,平均数字31196人更为可观。要知道在日韩,近些年也有一些专业足球场得到起用,比如大阪钢巴的市立吹田足球场、蔚山现代的文殊足球竞技场,但无论在球场规模上(最大容纳人数均不足4.5万人),还是实际平均上座人数(前者本赛季迄今场均22168人,后者为17455人),都与那些中超新球场存在一定的差距。

  新工体强调传统,凤凰山彰显,青春足球场活力四射,如果说这些新球场因各具特色而拉动中超开局“小牛”一下,接下来,如何在此基础之上寻求进一步开拓?无疑最具看点。实际上在日本,卡塔尔世界杯后J联赛一个深入探讨的课题,就是 “如何享受J-league”。

  幸运的是,目前大部分中超俱乐部对此都是有些经验,毕竟很多球队都曾经历金元时代,甚至还能够追溯到老甲A时期。在理念上,之于“如何把中超拉回大众的生活”,是有很传统的成功方式拿来使用。比如在新工体球场外,我们看到国安特许商品临时专卖店的搭建,接近百米长的排队,足以说明它的受欢迎程度。其实在疫情前,这就是国安足球的一个标志,想当年工体草皮纪念款一经推出,瞬间在网络上售罄。其实联赛重生的标志,就是在于它是否可以顺利地回归到大多数人生活之中,甚至还包括后者以怎样的方式消费中超。

  而在青岛,海牛俱乐部把球迷拉回球场的举动,则是体现在一个“行”字。青春足球场从地理位置上来讲位于城阳区,来往市区恐费一番周折。在这方面,海牛俱乐部设立4款专门的主题巴士,结合文创售卖、球票销售、餐饮服务等不同服务功能,搭建数千球迷往返。

  服务至上,这是很多老字号的运营思路,而一些年轻球队所带来的创新,也在影响着中超。比如成都蓉城,重回凤凰山第一战赶上夜场,俱乐部就利用可活动的南看台,特别安排一群小朋友们献唱;而在获胜之后,现场更是上演了一幕灯光秀,球迷们纷纷拿起手机,齐声合唱改编版的《Hey,Chengdu》。无独有偶,4天后在青岛,当海牛队赛后谢场时,新球场又一次办起“演唱会”,一首《真心英雄》配合星星点灯,让整座足球场的氛围又燃到极致。

  其实在前4轮,类似的场景有很多。在全面步入正轨后,球迷们更倾向于在胜负之余,把观赏一场足球比赛当做生活的调剂品,甚至办赛方也乐于呈现出一种“Party”之感。

  但毕竟时隔3年重回主客场,在保证服务和办赛创新之外,中超依然具有很大上升潜力。比如竞技层面,新星和少帅逐渐抬头,这是完全不同于金元时代的面貌。当朱辰杰、蒋圣龙这对双子星引领申花高歌猛进之时,人们惊叹于中超00后有人挑起大梁;而谢晖、于根伟等少帅的成长,以及所在城市的认可度,又把很多老球迷拉回甲A年代那个光辉岁月。其实J联赛在探讨“享受足球”课题时,一个核心群体就是球员和教练。试想今后各城市都拥有自己的“市民英雄”,并且更趋向于本土化、本地化,中超与社会的距离感无疑更被拉近。

  这是竞技上的期待。运营层面,一些俱乐部也意识到从新领域发力。比如吉祥物的设立;还有餐饮文化。素来注重文化建设的浙江队,在去年底就有举办专属吉祥物评选活动。而久事入主后的申花,虽然从虹口搬到八万人,也很用心把红色氛围改装为蓝色。其实正如前文所言,老牌球队擅长走传统路线,再逐渐融入新理念稳中求进;而年轻球队的优势就是创新。一如市面上非常流行的照片墙、Vlog等数字化科技,都是提升联赛规格度的方式。包括申花俱乐部所推出的《Match Day 原声纪实》,一经推出,让人颇有英超范的感觉。

  从联赛发展上来讲,这些新方式方法的产生,足以说明中超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享受足球,有时候不单单只是围绕比赛。如何把联赛变成很多普通中国人生活中的一部分,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在这方面,后金元时代的中超正在萌芽出新的活力。

  感觉很多专业足球场还是缺少主队元素,这方面可以学习一下海港的主场,比如球员通道,主队更衣室。还有就是别再搞什么限流这些措施了,前三排不让坐就很难以理解。

  中国足球最不缺的就是说风凉话的人,中超联赛这几年起起伏伏,撤资、欠薪、疫情、反腐。现在重新开起来,在国足成绩和国内足球大环境差的情况下还愿意有这么多人去支持,结果你来一句“有什么用?”

  在中国,足球不缺市场,即使国足烂足协黑,中国球迷还是非常的热情。现在中超联赛专业球场越来越多,现场看球的感觉和氛围只会更好

  网络刷单是违法,切莫轻信有返利,网上交友套路多,卖惨要钱需当心,电子红包莫轻点,个人信息勿填写,仿冒客服来行骗,官方核实最重要,招工诈骗有套路,预交费用需谨慎,

  低价充值莫轻信,莫因游戏陷套路,连接WIFI要规范,确认安全再连接,抢购车票有章法,确认订单再付款,白条赊购慎使用,提升额度莫轻信,网购预付有风险,正规渠道很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