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0月5日

  图为阿联酋空军的F-16F“沙漠隼”战斗机资料图。小图为参与空袭叙利亚的阿联酋空军首位F-16F女飞行员曼苏里。

  法国《世界报》6月26日发表题为《阿联酋,中东的斯巴达》的文章,作者为本杰明·巴尔特,编译如下:

  在这个因美国退出、“阿拉伯之春”、伊朗雄心勃勃和圣战威胁而变得不稳定的地区,身为海湾小国的阿联酋正在全方位地推行一项好战的对外政策。

  4月,在也门东南部的阿拉伯半岛周边,展开了一场决定性的战役。经过几天交战,由“基地”组织围绕穆卡拉港城建立的圣战小国突然消失了。遭遇部落民兵和正规部队的猛烈进攻后,圣战分子撤退到哈德拉毛省地势陡峭的地方。这是“基地”组织自2015年5月有助于其扩张的也门内战开始以来首次蒙受的重大失败。

  指挥这场军事行动的主角是几乎不为人所知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正是阿联酋的军官们招募和训练了穆卡拉的“解放者”,然后策划进攻,并通过在地面、空中和沿海部署特种部队来将其落实。还是他们在2015年7月将北方的胡塞武装从亚丁港驱走的战斗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如果没有阿联酋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和“勒克莱尔”坦克作为沙特阿拉伯领导的阿拉伯联盟的尖刀部队,在遭到胡塞武装进攻之后被迫流亡到利雅得的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的政府无疑不可能再次踏足亚丁。一名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就职的外交官认为:“没有任何一支海湾地区国家的军队能够做到阿联酋在也门所做的事情。”

  阿联酋是由分散于阿拉伯-波斯海湾南岸的7个公国组成的,其中阿布扎比的石油和迪拜港是其富有的原因,它如今成为中东地区新兴的军事大国。在该国强势人物、阿联酋武装部队总参谋长·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的统领下,这个拥有900万居民(其中只有80万本国国民,余下为外来劳工)的联邦政府采取了更具攻击性的外交政策。

  在由美国领导的反“国”的联盟中,阿联酋军队也介入了叙利亚战事。阿联酋空军在那里实施的打击占比不低于20%,然后在2015年6月暂停打击,旨在集中力量对付也门战局。在远离阿拉伯半岛的利比亚,阿联酋战斗机2014年8月着手对带有极端主义色彩的利比亚民兵联盟“利比亚黎明联盟”进行暗中袭击,成功轰炸了后者的阵地。

  阿联酋空军的迅猛发展使得这些干涉活动成为可能,它如今拥有135架战斗机和400名飞行员,其中四分之一被西方专家认为属于“顶级水平”。迪拜地缘战略分析师泰奥多尔·卡拉西克认为:“毫无疑问,这是海湾最优秀的军队,也可能是继约旦之后排名中东第二的军队。”

  作为国际军事支出研究方面的权威,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统计是有说服力的,例如在1999至2003年间,阿联酋是全球排名第16位的武器进口国,而到了2011至2015年这个阶段,则升至世界第4位,仅在印度、中国和邻国沙特阿拉伯之后。如果从人均角度来排名很有可能使阿联酋成为全球拥有武装最多的国家。阿联酋一直以来被视为海湾地区的瑞士,因为它热衷于吸纳来自世界各地、包括来源可疑的资本,它似乎表现得更黩武,成为“中东的斯巴达”。

  这种转变是在外交界被称作“MBZ”的·本·扎耶德的杰作。作为阿布扎卡王储,他在其哥哥(名义上的总统)2014年1月因脑中风而处于退休状态后,代理联邦摄政者职务。55岁的他受过飞行员培训,不会对所遇之人表现出冷漠。军旅生涯留给他的严肃外表因其身为贵族的谦恭而变得温和。随着其兄长从公共生活中淡出,谢赫已经掌控了国家领导权。

  他的5个弟弟现身国家机器中心为他的地位上升提供了便利条件,他与自己的兄弟共同组建了阿勒纳哈杨王朝最强大的“法蒂玛派”。这个名字来源于他们母亲的姓法蒂玛,意为国家之“母”。阿卜杜拉出任外交部长,曼苏尔为副总理,塔农担任国家安全顾问。

  2004年去世的谢赫扎耶德是这个家族的一家之长,享有特殊的威信,是将受英国保护至1971年、被称为“休战国家”的各个酋长国统一起来的设计者。因主张意向外交而闻名的他曾是阿拉伯世界的“智者”与调停者,他让巴勒斯坦敌对兄弟(法塔赫和哈马斯)和解,主张取消对伊拉克的制裁。他儿子的路线显然更鲜明。

  他把海湾地区君主国的眼中钉伊朗作为自己的目标,谴责其扩张主义阴谋,其中也门的胡塞组织就被指控是其武装的左膀右臂之一。

  阿布扎比大学校长、王储的心腹之一阿里·阿勒纳伊米表示:“我们的政策始终是不等到战火烧到我们的家园就行动”。阿联酋一外交官则借口说,“在2015年7月14日签署核协议后,我们没有看到伊朗态度有任何缓和的迹象。至于,他们极端的和跨国的意识形态与我们的社会规划是不兼容的。是非常明显的威胁。”

  2013年,在一起被捍卫人权组织认定“不公正”的民众诉讼中,数十名负责人和支持者被认定犯有暴乱罪并被判重刑入狱。艾哈迈德·曼苏尔是为数不多高调表达意见的反对者之一,在提到2011年“阿拉伯之春”引起海湾地区精英们的恐惧时,他谴责“政治判决”。他说,“在被逮捕前不久,革新党成员·阿勒拉肯律师还被一王子请教关于阿布穆萨岛的问题,阿联酋称该地区归其所有,而自1971年以来却被伊朗占领。难道一夜之间他就成了国家的敌人?这个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除了华盛顿相对退出近东地区让包括阿联酋在内的海湾地区传统盟友不知所措之外,重要人物“MBZ”毫无疑问地在这一紧张关系中发挥了作用。·本·扎耶德的身边人说,“他属于铁腕人物,会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大胆。这会让他讨厌的人倒霉。”突尼斯总统贝吉·卡伊德·埃塞卜西对此有所了解。埃塞卜西因为与利比亚极端主义者商谈,并且使自己的政府向的突尼斯追随者复兴党开放,进而惹恼了阿联酋的这位王储。后者当时所做的反应是,宣布突尼斯人在他的领土上是不受欢迎的人。

  阿联酋的这种顽念在利比亚挑起了内战。在2014至2015年间,利比亚被2个敌对政府一分为二,阿联酋向图卜鲁格当局输送武器,该政府位于东部省份昔兰尼加,由自由党人和前卡扎菲主义者组成。《》2015年11月曝光了阿联酋这种违反联合国颁布的武器禁令的行为。与此同时,卡塔尔也非法向西部的另一个政府的黎波里运送武器,该政府由极端分子和米苏拉塔城市代表组成。

  卡塔尔和阿联酋这两个海湾地区的敌对兄弟如今都表示支持联合国在利比亚扶助的重新统一进程,该进程在5月底促成了团结政府的雏形。据情报称,卡塔尔已经停止提供武器,甚至要求其的黎波里被保护者为从突尼斯经海路抵达利比亚领土的新总理法耶兹·萨拉杰上台提供便利条件。而阿联酋则没有如此光明磊落。

  4月,阿联酋的装甲车抵达昔兰尼加强势人物哈利法·赫弗塔尔处用于打击极端主义民兵。一位利比亚安全问题专家称:“阿联酋没有考虑团结政府,它有自己的另一套安排,就是支持赫弗塔尔和前政权的某些重要人物。会向一些反对革命和极端主义运动网络继续推行类似在突尼斯的政策。

  同样一直恼人的还有。在一段时间内也受此困扰的沙特阿拉伯如今却与他们恢复了对话。为了阻止什叶派胡塞武装在也门的推进,利雅得选择与的当地代表合作,而阿联酋则固执地对此加以拒绝。如此立场使得阿拉伯联盟的任务变得复杂,尤其是在塔伊兹这个被胡塞分子包围的也门南部城市,那里的抵抗运动是由领导的。

  阿布扎比当局以反对极端分子为名,支持埃及2013年6月的大规模,最终导致出身的·穆尔西总统政权的垮台,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取而代之。一场“百姓”政变造成上千人员死亡。从此,阿联酋不断地向这片法老土地浇灌石油美元:3年内多达130亿美元(115亿欧元)!

  然而这些慷慨并非总能得到回报。根据情报,阿联酋投资埃及一些计划的愿望遭到塞西军队和埃及商人的拒绝,而埃及军队在当地经济中占有很大份额。由于埃及回避干预也门,只是象征性地向曼德海峡派出几支海上巡逻队,阿布扎比更是越发的恼怒。

  对也门投资得到的回报也同样可能令人失望。5月,穆卡拉一征兵中心遭遇“国”自杀式袭击,导致40余名杀,这表明该城市的收复并没有平息圣战分子的危害。

  2015年9月,阿布扎比当局成功解决了在也门东北部马里卜省基地发生的因胡塞族武装分子发射导弹致其45名士兵死亡的冲突。7个酋长国的君主探访受伤者和遇难者的家人,用他们的名字命名一些街道,并下令全国哀悼3日。如此证明团结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大多数受害者来自北部那些最贫穷的酋长国,如哈伊马角和富查伊拉。

  然而,这个国家并没有躲过另外一种打击,因为它的干涉主义使其面临另一个自食其果的影响:就是在本土上遭遇袭击的影响。一个已移居国外的当地人表示,“在像迪拜这样的旅游和商业城市,一两次的爆炸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当地政府遵循着一种极端谨慎的预防原则。2015年12月,基于一份提到可能遭遇袭击的报告,数千名叙利亚人遭到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免职(并被驱逐出境)。阿联酋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处于情报部门的严密监视下。2月,MBZ任命了一名亲信为情报部门负责人:即他自己的儿子哈莱德。这个海湾地区的斯巴达没有停止增强其肌肉。(编译/张健 卢央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